四川麻将必赢技巧|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首頁>文藝>美術>熱點推薦

讓水印木刻版畫在當代煥發新的生命力

時間:2019年07月2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薛浥塵
0

讓水印木刻版畫在當代煥發新的生命力

——版畫家陳琦談水印木刻版畫藝術

在威尼斯雙年展現場展出的《2012生成與彌散》作品

  《2012生成與彌散》是著名版畫家、中央美術學院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陳琦參加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的一幅巨大的水印木刻版畫作品。這件作品平鋪展開的尺寸高4米,長20多米。展墻上的宏幅巨制給予觀眾與現實分割的視覺體驗。沿著水圖一路蜿蜒,便抵達《別處》,這是陳琦以“蟲洞”為靈感創作的一件光影藝術裝置。流傳千百年的書籍上,散布著蛀蟲咬出的孔洞,這是時間駐留在人類文明上的印痕。穿越《別處》的甬道,走出中國館的后門,便可以望見室外空間陳琦參展的第三件作品,這是一件放在戶外草坪上的粉紅色八角亭一樣的盒子,名為《無去來處》,語出《金剛經》“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也是他送給威尼斯的一件特殊“禮物”。

  對陳琦而言,水印木刻版畫,是用中國畫的水性材料,印在宣紙上的版畫作品。這是中國獨有的版畫語言,與中國水墨畫同源,可溯源至9世紀。陳琦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創作水印木刻版畫,這是“八五新潮”后,他對于自身文化傳統的回望。

  水印木刻版畫

  需完成當代轉型

  ○問:您這次參展的作品和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的主題有什么微妙的關聯呢?

  ●答:我這次參展的是兩個系列的作品,有兩大主題:一個主題是“時間簡譜”,通過光影裝置來體現時間、空間和生命的演化;還有一個主題是對中國傳統的水印木刻版畫進行了當代的轉換,是一個尺幅巨大的水主題的作品。

  這兩類作品盡管媒介、形態不同,但事實上都關乎共同的主題,就是在時間中生命的演化,以及對生命意義的追尋。這顯現了中國人的一種宇宙觀、生命觀以及對世界的哲學解釋。這就是我對這次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主題的創作回應。

  ○問:請問水印木刻版畫在中國歷史中的地位和對世界的影響是什么?

  ●答:在版畫的世界版圖中,水印木刻版畫是非常重要的,在現有的版畫大家族里,只有水印木刻版畫是中國發明的,而且延續至今,它的歷史也是最長的。中國是印刷術的發明國,所以中國早在公元9世紀時就已經有非常成熟的版畫作品出現,就是公元868年的《金剛經》圖,這件作品現在收藏在英國,也是世界版畫史上不能不提到的一件最早的版畫作品。

  在一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中國的水印木刻版畫由單色的線刻一直到多版多色的套印,已經發展出非常完善的技術系統,這種技術系統所支撐的視覺圖像的藝術表現也對東亞各國版畫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包括日本的彩色木版畫和浮世繪。

  因此,在整個世界版畫藝術的技術系統里面,以中國水印木刻版畫為代表的東方版畫和以銅版畫、石版畫為代表的西方版畫,這兩者始終并列,而且相互融合,相互借鑒。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中國一代代的水印木刻版畫家共同為它的當代轉型作出努力。今天,我們的水印木刻版畫擁有了更豐富的藝術表現力,也能夠做巨大尺幅的作品,并且始終具有令人嘆為觀止的視覺張力,這些都說明中國傳統的水印木刻版畫在當代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問:您是如何開始水印木刻版畫創作的?有怎樣的淵源?

  ●答:我從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學習繪畫,最開始是學中國畫。當時中國正經歷藝術上的全面開放,開始接受很多西方的繪畫理論和繪畫思潮,所以有一段時間,我也主要畫現代主義油畫。后來快畢業的時候,我接觸到中國的水印木刻版畫。在這過程中,我慢慢意識到水印木刻版畫對于中國藝術家來講,不僅僅是技法和媒介,也是一種文化精神。我開始產生一種我稱之為文化自覺的意識,我開始覺得始終跟在西方人后面是不會有前途的。于是我回望我們的傳統,我發現了傳統藝術強大的美感,這種優美的傳統需要我們發現、再創造。所以從上世紀80年代末到今天,我一直在從事水印木刻版畫創作,也逐漸意識到,我們這一代藝術家對中國傳統的藝術形式需要有一種使命和擔當。我們需要對它進行革新、轉換,以及再創造,讓古老藝術形式轉化為新的視覺圖式,也創造出符合當下人心理的繪畫。

  ○問:水印木刻版畫這種創作語言對您個人而言有哪些特殊意義?

  ●答:我認識水印木刻版畫主要有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我在水印木刻版畫中能夠感受到不同于西方版畫技術的一種語言。我后來意識到東西方的版畫其實都源于東西方的繪畫系統。以前我在做西方的銅版畫和石版畫的時候,盡管我能夠做得得心應手,但是在語言的親和力上它不如水印木刻版畫給我一種天然的親近感。我想這跟我以前學習過中國畫有關。所以當我開始運用水印木刻版畫的語言來進行創作的時候,我的情感表達和我的繪畫語言開始擁有天然的一致性。

  第二個階段,是我開始意識到不同的物象背后,是不同的精神文化依托和審美情趣。中西繪畫在材質、媒介、觀看方式等方面都不同,這其實是我們的文化觀念不同。因為在水墨的世界里,有非常豐富的色彩表現。它不僅僅能夠讓人產生一種通感上的想象,還能夠觸及人的心理,這和其他文化繪畫的色彩是完全不同的視覺表達系統。

  ○問:對于水印木刻版畫的當代轉換您做了哪些努力呢?

  ●答:首先是在水印木刻版畫的語言上,由過去傳統水墨畫,把西方圖像的概念引進來,所以就會有我上世紀90年代的那種精微的表達,讓水印木刻版畫具有照相般的再現能力,這是以前傳統水印木刻版畫所沒有的。現代人對于圖像的接受是最基礎的認知,如果水印木刻版畫沒有這種能力,那么它有天然的缺陷。

  第二,是我在傳統套版的基礎上做了一個轉換。中國傳統水印木刻有非常了不起的貢獻,能夠把復雜的畫面通過很多套版進行分解,再通過印刷時一個層次一個層次的套印,還原復雜的畫面。到了今天,我做的發展,使得我可以把原先有尺寸局限的水印木刻版畫的尺幅放大。過去傳統水印木刻版畫的尺幅不會超過一米,現在我通過現代套版的轉換,可以做非常大的尺幅,這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同時也正因尺幅拓展了,藝術家表現的內在張力也得到了一種很好的釋放,這種釋放又反過來不斷地去完善水印木刻版畫的當代技術系統。

  ○問:您希望威尼斯雙年展之后國際上對于水印木刻版畫有怎樣的認識?

  ●答:威尼斯雙年展是個非常好的窗口,它可以讓更多的人知道中國的水印木刻版畫不僅有古老的歷史,有非常嶄新的當代呈現,還可以引導大家去想象它未來的發展空間,所以意義是非常大的。我也希望借此展覽去宣傳和推廣中國的水印木刻版畫。

  技術是人的延伸

  ○問:您在創作本次威尼斯雙年展的參展作品中遇到了哪些技術上的困難呢?

  ●答:《2012生成與彌散》從技術層面上來說難度很大,不僅僅是整個畫面的繪制,還有最后在制版、印刷等制作過程中都有非常艱巨的勞動量。而且我們要克服技術和材料的極限。

  這件作品前期借助計算機繪稿和刻制,后面全部都是手工來做,這也是對我手工的挑戰。最終作品完成,這些問題都得到了很好的解決,我也由此建立了完整的技術系統,為后續創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和標準的流程。

  ○問:那么您如何看待藝術創作中手工和科技的關系?

  ●答:我已經實現了數字技術和手工印制的無縫對接。我創作前期的構思草圖繪制到后面的分版刻制都是基于最先進的數字技術完成的。但是最后的印刷階段,和幾百年前傳統的水印木刻版畫一樣,完全由手工進行操作,相當于畫家在畫布上即興創作。這樣的結合使得水印木刻既有電子技術一般的精密,同時又有人的溫度,給予水印木刻版畫一種時代的生命力。

  傳播學大師麥克盧漢說過,媒介就是人肢體的延伸。而我認為技術也都是人肢體的延伸。計算機的鍵盤和一些大型的機械設備,是我們手的延伸。天文望遠鏡和顯微望遠鏡就是我們眼睛的延伸。所有我們借助的高科技,其實都是人的一種延伸。因此我不認為,我們用計算機或者用機械的東西來做創作的輔助是冰冷的,我覺得它們同樣有人的溫度、人的思想,因為在所有這些機器美妙節律操作的背后,總有一雙人的眼睛在注視,總有人的手在控制。我覺得人和技術可以是一體的,我們要有一種開放的情懷,擁抱現代科技,也擁抱未來,這樣才能在創作上與時俱進。而且我認為所有藝術表現的媒介都應該具有一種對物性的超越,這樣它才能獲得了一種極大的自由。無論我們是用傳統的刻刀,還是用現在的激光雕刻機,本質并沒有變。

(編輯:張鈺童)
會員服務
四川麻将必赢技巧 888开奖直播间 河北排列7走势图百度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今日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10是国家开的吗 山西十一选五 心水论坛集聚天下 总进球软件 地下城勇士游戏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表